欢迎访问许昌亚太产权交易中心有限公司官网   服务热线:0374-5260009
当前位置:首页 >> 行业资讯

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 发挥民营经济活力

发布时间:2018年9月30日 10:57:18      浏览:1104次

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8年专题研讨会16日在京召开。与会专家表示,未来中国发展必须坚定不移地依靠改革开放,需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,激发企业活力,进一步发展民营经济,发挥人才红利,推进改革进一步深化。

外部不确定性增加 

“改革开放40年来,中国坚持以经济建设为中心,锐意推进改革、扩大开放,主动融入世界经济,取得了现代化建设的辉煌成就。”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主任李伟表示,中国过去40年的快速发展靠的是改革开放,未来中国发展也必须坚定不移地依靠改革开放。

“今天的改革是收益大于成本的,是有强烈需求的。改革是为了释放改革红利,保持中国的可持续发展。”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认为,改革的紧迫性是巨大的机遇,改革的动力越大,克服阻碍的力量更大,中国现在已经到了这个阶段。

“在过去多年中,中国采取了渐进、双轨的改革进程。在这过程中,中国对于老的、大规模的国有产业提供了渐进的支持,以这种方式,一方面实现了经济稳定,另一方面实现了经济增长。”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名誉院长林毅夫表示。

“在转型的过程中,出现了一些扭曲的现象。随着经济的发展,中国必须进一步深化改革。”林毅夫说,中国已经采取了上百个相关举措,以彻底消除这种扭曲,但这也需要时间。即使中国执行所有计划,新的问题仍然会出现,结构性问题将仍然存在。正因如此,中国必须有这样一种态度,即改革永远在路上。

李伟称,经过40年的努力,中国经济面临的匮乏、贫困、短缺问题,即“有没有”的问题总体上已得到成功解决。而发展起来以后的问题包括,受结构性矛盾的影响,保持经济中高速增长的压力较大;受发展方式转变的影响,资源环境的压力日益增强;受收入差距扩大的影响,实现社会公平正义难度不小。特别是今年以来,各国经济复苏步伐分化,外部环境不确定性明显增加。

保持民营经济活力 

“现在有一个热议的问题,就是国有部门和民营部门的相互关系。”中国(深圳)综合开发研究院院长樊纲表示,在国有资本较大、民营资本较为薄弱的情况下,应当思考“用活”国有资本,使民营经济保持活力。

樊纲指出,民营企业与国有企业不同,对自己的风险负责。下一阶段经济发展要更多依赖自主创新,而创新具有一定风险,需要企业家的风险精神,需要民营企业承担风险的机制。

樊纲建议,可以继续发展优先股制度,或叫AB股制度,国有资本可以投资,但不要因为投资而把国有企业的管理机制带到民营企业中去,让民营企业能够保持活力,承担自身风险。

在蔡昉看来,激发企业活力,要减轻企业负担和创业成本。“对大企业、国有企业,我们习惯于放心支持,但是对新兴企业容易担心风险。在转向高质量发展时,需要全要素生产力的提高,全要素生产力的提高归根结底是优胜劣汰的结果、是‘创造性的破坏’。如果不肯冒风险,最后的结果是该进来的不能进来,该退出的不能退出,就不能达到效果。”

从产权制度改革的角度来看,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、中央财经领导委员会办公室原副主任杨伟民认为,一方面,要完善国有企业产权制度,改革国有资本经营体制。国资委要向国有资本投资公司和运营公司充分授权,两类公司要向其出资的企业充分授权,使国有企业真正成为企业,拥有完全的国有资本经营权。另一方面,要完善民营企业的产权保护制度。国有企业的财产权不可侵犯,民营企业的财产权同样不可侵犯。要废除对民营企业歧视性的法律、政策和监管。

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 

“当前已经进入改革开放全面深化的时代,是改革开放‘啃硬骨头’的时代。要以要素市场化配置为重点,加快经济体制改革。”杨伟民认为。

具体而言,杨伟民表示,推进要素市场化改革有八大重点。一是深化市场准入改革,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,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。二是深化户籍制度改革,除极少数超大城市、中心城区外,其他城市户籍都应该放开,条件成熟时,逐步实现户籍、居住证、身份证的三证合一。三是深化金融体制改革,继续推进利率和汇率等资金价格的市场化改革,使资金配置到最有效率的领域。四是深化财政体制改革,降低宏观税负,建立中央和地方财力与事权相匹配的体制,减少专项转移支付,废止各级财政资金对企业生产经营活动的直接补贴。五是深化投融资体制改革,减少政府投资比重,减少政府主导的各类产业基金,政府投资集中于公共服务和公益性的基础设施建设。六是深化科技体制改革,建立以企业为主体、市场为导向、科研人员可以自主决定科研成果转化的体制。七是深化价格改革,加快放开土地、资金、房地产、电力、石油、天然气等价格。八是深化上市制度改革,打破行政性垄断,防止市场垄断,对国企、民企、外企要实行同等程度的监管。

对于供给侧改革,蔡昉认为,需改善劳动力供给和配置。目前,还有大量劳动力没有挖掘出来。同时,劳动力重新配置还能带来资源的重新配置效率,是全要素生产力一个重要源泉。同时,人力资本提升是转向高质量发展的关键。当前在教育和培训领域改革空间非常之大。一方面,我国人均受教育年限和相应的发展阶段其实还有差距;另一方面,通过消除教育的不公平性,可以改善教育的质量和数量。也就是说,人均受教育年限和教育实际水平的提高将显著提高人力资本,改善未来的经济增长质量。

此外,从激励人才支持创新的角度,杨伟民表示,应完善科技创新产权制度,允许科研人员拥有其应该拥有的科研成果的产权。科研成果是科研人员的大脑和资本共同创造的,科研人员在科技创新中是居于支配地位的生产要素,资本实际上是依附于科研人员的。这项改革推进下去,创新才能成为驱动发展的主导力量。

相关推荐